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再见,淄博最后的开国将军
2019-01-07 09:01:14 作者: 董振霞
字号:   打印

  2019年1月5日上午,淄博最后一位开国将军原南京军区参谋长孙干卿逝世,享年100岁。这位一生战斗的传奇将军,与我们从容告别。

  2007年4月9日上午,在南京军区后勤服务处一座大院的10号楼里,88岁的老将军曾接受过本报记者的专访,一晃12年,将军音容犹在,他的传奇故事、赤子情怀都像一杯老酒,年代越久远越醇厚。离休后的将军心中装着家国,也惦念着家乡的山山水水。他戎马一生,战斗生涯就是从淄博黑铁山起义开始的。将军一辈子打仗,带的部队全是前卫排、前卫连、前卫营、前卫团、前卫师65岁,已经做到大军区副职了,还被军委派往老山前线,实地勘测谋划指挥了老山和者阴山战役。传奇将军,一生都在战斗。

  18岁少年弃学投入抗日组织

  在记者的记忆里,88岁高龄的将军仍旧腰板挺直,声音洪亮,讲一口浓重的临淄话。说起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老人眼神变得凝重邃远。1937年,18岁还是学生的孙干卿赶赴济南,准备参加省立中学考试。没想到,日机飞临济南,考试的学生纷纷逃亡。

  将军的求学报国之路就这样结束了。面对国仇家恨,18岁的孙干卿回到家乡投奔了当时辛店的一支抗日组织临淄抗日志愿训练团。半年后,他所在的抗日志愿训练团参加了黑铁山起义部队。

  “我虽然没有在1937年12月26日晚上直接参加起义的宣誓行动,但是我参加到打鬼子的行列中却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将军告诉记者,12月26日下午,他们还在谋划着到张店去打日本鬼子抢几枝枪,但12月27日,黑铁山起义的消息就传了过来,他们几个一商量,就抓起从别人那里借来的几枝枪,跑到张店参加了起义部队。

  渡江战役第一个率部打过长江

  抗日战争中,将军一直战斗在山东境内。从鲁中一直打到渤海,日本人投降后,他所在的山东纵队第七师又被派往东北。时任副团长的孙干卿到东北之后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守山海关。

  孙干卿还记得,当时他所在的团指挥部就驻扎在一个药铺里。说起当年战斗的故事,88岁的老将军孩子气地大笑,眼中星光璀璨。小药铺里的指挥部是他战斗生涯里最难忘却的记忆。

  守完山海关,刚喘了一口气,时任第43军某团团长的孙干卿又被调往淮海,参加渡江战役。渡江战役中,孙干卿所带的团是前卫团,当时的兵团司令部就设在孙干卿的团部。时任兵团司令的洪学智给孙干卿下的命令是:“你的团是前卫团,必须第一个过江,今天就算抱着木头,你也要给我打过长江去。”

  过江需要船。为了找船,一连几天,孙干卿都在江边徘徊。“有一天,哨兵来报,对面敌人阵营里开来了一条船。”开船的人正是来商谈起义事宜的地下党员。船的问题解决了,急脾气的孙干卿马上飞一样带着作战计划赶回团部。

  当天晚上,渡江战役正式打响。浩浩荡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顺利横渡长江。孙干卿是第一个率部过江的解放军团长。

  解放海南岛将军书写传奇故事

  解放海南岛是孙干卿将军生涯里最值得书写的传奇故事。1950年,刚刚渡过长江解放广州没几天,孙干卿又接到了解放海南岛的命令。他回忆说:“那场战斗很苦,多数战士都是北方兵,有的连大海也没见过,很多人一坐船就晕,严重的吐得连胆汁都出来了。”

  在那样的情况下,解放海南岛的战役打响了。虽然战斗生涯艰苦,但将军谈笑风生,直言自己是福将,两个偶然因素成就了他的解放海南岛战役。

  第一个偶然发生在黄竹战役中。当时,孙干卿所率部队将敌人包围了,但他很快又被敌人包围,我军又把包围孙干卿部队的敌军包围,就这样层层包围,敌我军队就像一个大粽子。

  “一周后,我们的给养发生了困难,弹尽了粮也快绝了。”孙干卿说,他正在发愁时,突然发现前方敌人部队开过来30多辆汽车,经过侦察,孙干卿发现车上的人很少,便命令部队放了一枪,将这支车队的头车打翻。后来发现,这些汽车上拉的全是粮食和弹药。

  一声枪响解决了整个部队的给养。孙干卿开心地笑了。

  第二次偶然是在三亚。部队打过去,粮食没了。当时,部队身处荒郊野外,联系大部队极其困难。部队又一次陷入绝境。一次涨潮的时候,他们突然看到海面上飘着的一条船很可疑。孙干卿说:“晚上,也看不清楚,我们就开始往船上放炮几发空炮打过去,没见动静。第二天,派人过去查看,发现船上的敌人早就被炮声吓跑了,抛下的船里装的全是大米。”

  炮校高级速成班来了个将军学员

  1958年,“炮击金门”的时候,孙干卿已升任广州军区某军军长。本以为干了一辈子步兵的自己会安安稳稳地在陆军干下去,没想到,一纸调令,让他去炮兵任副司令员。

  “那时候,别说当炮兵指挥员,我连开炮都不会。”孙干卿告诉记者,他当时就急了,要求到炮校学习,可炮校给他的答复是“炮校的学员中从来没有收过这么大的官”,拒绝了他的要求。

  怎么办?这时候,孙干卿的倔脾气上来了。他跑到军区司令部说:“要是不让我到炮校学习半年,这个炮兵副司令我不干。”于是,将军进了炮校,成为炮校有史以来接收的第一个将军学员。在炮校的高级速成班,他系统地接受了炮兵知识训练。半年后,回到部队,参加并指挥了“炮击金门”战役。

  65岁战场上亲手拟定作战方案

  本以为在炮兵一直干到离休,没想到,1984年,65岁的他又被派往老山前线,指挥对越自卫反击战。

  1984年,时任昆明军区参谋长的孙干卿突然接到命令:“指挥自卫反击战。”想着“打仗可不能讲价钱”的革命信条,他又一次接过了任务。65岁的他,亲率侦察兵爬山查看地形,并亲手拟定了老山战役和者阴山战役的作战方案。

  在这场战役中,当年在炮兵的任职经历帮了他一个大忙。察看完地形后,他从南京军区调入一个炮兵团。几天后,老山战役打响,我军炮火占了绝对优势,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大捷。孙干卿功不可没。

  百岁将军心怀家国梦里有故乡

  在三个家庭勤务兵眼里,将军待人随和,平时生活简单而有规律,每天都是五点多就起床,天好的时候就沿着大院散上两圈步,然后就是在楼前榕树下,中规中矩地做上半小时自创的健身操。晚上则要看新闻联播和山东新闻。雷打不动的习惯,几十年不变。

  将军平时话不多,说的最多是关于“山东淄博”的故事,他会告诉勤务兵,临淄淄河旁边一个名叫矮槐树村的地方,他曾在那里打了一场漂亮的抗日伏击战。张店有个卫崮镇太平村,他的部队就是从那里起义的。他年轻的时候,曾在临淄做过青年志愿训练团团员。

  久而久之,将军的前后几拨勤务兵都对淄博这个地方有了感情。有几个甚至还在退伍后专门跑到淄博看了看。

  将军好与人争论,有时候观点不同,他会把“官司”打到中央军委去,军委的领导都知道这个将军是个倔脾气。不过,最艰巨的任务,最危险的战斗,都喜欢交给他去做,他们知道,孙干卿在任何困难面前都不会低头。将军有句名言:“别的什么都可以讲价钱,打仗这个事不能讲价钱,打死我孙干卿都不能当孬种。”

  再见,开国将军!致敬,传奇英雄!

  (记者董振霞)

  孙干卿,临淄区梧台镇北安合村人。1937年10月入伍。1958年广州军区炮兵副司令员,广州军区炮兵司令员,1963年7月任海南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参谋长。1977年昆明军区参谋长、司令部顾问。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独立功勋荣誉章。1984年9月离职休养。

  孙干卿将军逝世后,目前健在的开国将军尚存14人,他们基本都是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平均年龄都在百岁上下。健在的14名开国少将中,1955年授衔的有6人,1961年授衔的有3人,1964年授衔的尚存5人。 

        责任编辑 刘洋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6月14日是第16个世界献血者日,今年的活动主题是“人人享有安全血液”。当日,在周村区,志愿者纷纷
在旅店里大吃大喝,而他们却在寒冷的冬天忍饥挨冻。为了防止断线,二人和一群要饭的乞丐混在一起,虱子爬了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分分pk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